世爵用户登录网址
联系电话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
  • 手 机:
  • 联 系人:
  • 邮 编:
  • 地 址:
私生活混乱,5年6.75亿赌约,一些导演已在“作死”的路上越走越
发布时间:2021-12-15 19:52

html模版私生活混乱,5年6.75亿赌约,一些导演已在“作死”的路上越走越远

腾讯出了一档新节目,名字叫《导演请指教》。

许多人听了这个名字,觉得很耳熟,去年不是有一档类似的节目叫《演员请就位2》吗?

原来去年《演员请就位2》中4位导演担任导师,结果2位出了事,这个节目也因此凉凉了,只能换了个马甲再上线。

无独有偶,去年还有一档表演类节目《我就是演员3》,开播没几天,也是2位先后出事,只剩下章子怡一人点评。

网友开玩笑说,明明是演员竞技类节目,这演员还没淘汰呢,导演先淘汰2个。

节目组没办法,只好找来张纪中临时救场,讽刺的是张纪中当年也频频被曝潜规则丑闻。

看来这演员圈乱,导演圈子也不让人省心,很多人不理解为啥这么多导演都出事,其实原因十分简单。

在娱乐圈里,导演是处于鄙视链的最顶端,一部电影和电视剧,可能有上百个工作人员,最后拍板决定的往往是导演(也有制片人说了算的情况)。

我们常听“演而优则导”,你可曾见过“导而优则演”的,可以说导演就是影视圈从业者最高的目标追求。

但高处不胜寒,明星面临的诱惑多,而导演面临的诱惑则更多。

拍电影动辄几亿的投资,作为拍板的人,导演能不能做到不动那个歪脑筋?

一部剧几十个角色,一个丫鬟的角色都好多美女在抢,有女演员半夜敲你房门讨论剧本,你能不能把持得住?

导演也有圈子文化,圈子里党同伐异,一个流量明星明明演技稀烂,可圈子里都在捧,你能不跟着说几句违心的话吗?

可见,导演真是一个糖衣炮弹包裹的“高危行业”,很多导演就是被欲望吞噬,最终踏上了作死的不归路。

皮哥总结了一下,这些导演“作死”,有三大方式。

被情欲迷昏了眼,有人连续3天嫖娼,有人私生活混乱

所谓饱暖思淫欲,导演们最容易倒在一个“色”字。

其实导演执导演员演戏,擦枪走火,产生感情是难免的,两者的恋情也十分普遍。

比如陈凯歌和陈红,贾樟柯和赵涛,姜文和周韵等等,他们都结成伉俪,kb88凯时都去ag发财网,成为娱乐圈佳话。

即使像张艺谋和巩俐,暧昧8年,最后分开,但彼此互相尊重,多年后还合作电影《归来》,当年的感情纠葛也成为笑谈。

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导演都能把握好这个分寸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王全安。

本来是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,他和余男合作了《惊蛰》、《月蚀》、《图雅的婚事》等作品,把余男捧成了影后,两人也相恋了十年,但是这段恋情却无疾而终。

后来王全安遇到了张雨绮,为了讨好美人,在《白鹿原》里把田小娥的角色给了她,还给她添了很多戏,差点把《白鹿原》拍成了《田小娥传》,最后的结果是抱得美人归,但电影口碑却崩了。

《白鹿原》之后,王全安的灵气没了,还被色字迷昏了眼。

2014年王全安嫖娼被抓,警方披露他连续3天招嫖,期间还和2名女子同时发生关系,甚至把电影工作室当成了泄欲场所。

他和张雨绮3年的婚姻戛然而止,也几乎葬送了自己的导演生涯。

无独有偶,我们熟悉的另一位导演陈思诚也遇到了类似的困境。

陈思诚和佟丽娅在2010年拍摄《北京爱情故事》时成为恋人,并在2014年结婚。

结果婚后不到半年,陈思诚就被拍到深夜密会辣妹。

佟丽娅当时还替丈夫澄清,说自己御夫有术,媒体都是乱写的。

之后两人又恢复了甜蜜,2015年陈思诚凭借《唐人街探案》迎来事业高峰。

2016年佟丽娅生下一个男孩,这对银幕伉俪一时羡煞旁人。

可2017年1月,陈思诚再次被曝和两辣妹过夜,这一次佟丽娅忍无可忍。

她的社媒一直没有发声,却在朋友圈晒了儿子照片,配文:“重新开始!丫丫加油!”

而这张和友人的聊天记录更是说明了她的愤怒。

两人婚姻就此破裂,之后貌合神离,陈思诚在公众场合也开始口无遮拦,毫不掩饰自己的恶俗欲望。

他接受采访谈到“性和爱是不可分割的整体”,当着妻子的面说“年轻时有过这样的阶段,恨不得每天就在床上”;

他调侃佟丽娅是女版王宝强,还回忆起用烟头烫伤老婆,直言很有趣;

他甚至公开质疑一夫一妻,直言谁都会出轨,佟丽娅和他说回家就好。

两人这段表面婚姻维持了3年多,终于在今年5月划上了句号,而《唐探3》口碑的崩塌或许标志着陈思诚事业低谷的开始。

和陈思诚、佟丽娅夫妇类似的是冯小刚、徐帆夫妇。

冯小刚以一己之力开创了中国的贺岁喜剧,一度成为比肩张艺谋、陈凯歌的大导演,他身边自然少不了美女投怀送抱。

当年徐帆嫁给冯小刚前,冯小刚有过一段婚姻。在《金星秀》上,金星问徐帆看得住冯小刚吗?

徐帆竟然回答:“不看,我们家是男的,你让他占便宜就占呗,吃亏的不是我们。”

徐帆的言论和佟丽娅的“只要回家就好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看来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许多导演夫人的自我修养了。

在国外导演卷入桃色新闻的也比比皆是。

电影《钢琴家》的导演罗曼?波兰斯基现实中却是个恶魔,当年他性侵13岁的少女犯下了重罪被通缉,为此他逃离美国42年,躲过了法律制裁。

去年法国凯撒奖将最佳导演奖颁给了他,现场许多演员愤然离场,场外的影迷也对他获奖无法接受。

《末代皇帝》的导演贝托鲁奇是公认的电影大师,《教父》扮演者白兰度是公认的演技标杆,但这两人当年也合谋干了坏事。

1972年,在拍摄《巴黎最后的探戈》时有一场强暴戏,导演贝托鲁奇为了追求真实竟然要求白兰度假戏真做。

贝托鲁奇在后来的采访中自曝,在未和女主角玛利亚提前沟通的情况下,他给白兰度使了个眼色,白兰度就以所谓的艺术之名对玛利亚进行了强暴。

这场戏拍得固然真实,但却跨越了导演的边界,演员玛利亚一生不愿意再回忆这场戏,“美国队长”埃文斯在多年后发文表示自己一辈子不会看这部电影,《巴黎最后的探戈》也成为贝托鲁奇和白兰度一生的污点。

被资本裹挟,明知烂片也要拍,玩“金钱游戏”,走偏门捞钱

除了色之外,钱也是导演们容易沦陷的重灾区。

导演们一旦掉进钱眼里,就很难创作出有生命力的作品。

就拿我们最熟悉的张艺谋导演来说。

近20年,他的作品虽然褒贬不一,但大都在水准之上,唯二遭遇滑铁卢的是《三枪拍案惊奇》和《长城》,全都与钱有关。

拍《三枪拍案惊奇》时,张艺谋刚执导完北京奥运会开幕式,名声达到了顶点,而合伙人张伟平是极具商业头脑的制片人,他和张艺谋的“二张组合”是当年商业大片的保障。

2009年,“二张”忙不迭地买了科恩兄弟的《血迷宫》,并改编成了小品式的电影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还找来彼时最火的赵本山和小沈阳二人主演,最后票房大卖,口碑却崩了。

多年后,张艺谋再次在采访中谈到这部电影,直言“本没打算拍这部戏,可是制片公司想挣钱”,还称“感觉自己掉沟里了”。

之后再拍《金陵十三钗》,“二张组合”彻底决裂,从此形同陌路。

而拍摄《长城》时,张艺谋也是被资本裹挟,剧组塞了很多流量演员,剧本也是中西合璧,不伦不类,王晶称以张艺谋的实力肯定早就知道这片子会崩,但还是得硬着头皮拍完,最后口碑惨淡也是预料之中。

因为钱而栽跟头的导演还有很多,比如我们熟悉的英达,他当年执导的《我爱我家》系列开创了中国情景喜剧的先河。

可是2017年,英达却在美国被捕,媒体报道的原因是“拍戏洗钱”。

据美国检方指控,2011年到2012年的11个月时间里,英达夫妇将46.4万美元偷偷存到了夫妻二人的联名账户,为了绕过监控,他们每次存钱额度都少于1万元,一共存了50次。

尽管英达出面澄清“被捕”一说,称只是“违规存款”,但他的口碑大受影响。

而此前他还有前科,早在2013年他就被告上过法庭,原告称英达借款500万逾期四月仍不归还,这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。

今年英达虽然复出,成为了《金牌喜剧班》的导师,但这些污点恐怕要伴随他一生了。

导演们捞钱更常用的方法是对赌。

有的大导演成为了资本的奴隶。

比如周星驰,他在2016年和上海新文化公司签了对赌协议,协议要求星爷在接下来4年完成10.4亿的净利润,不够的部分星爷自掏腰包。

为此周星驰突然产量大增,接连拍摄了《美人鱼》、《西游伏妖篇》、《新喜剧之王》,票房是赚到了,情怀和口碑却耗尽了,最后他还变卖房产来填补空缺。

张国立在2013年也签了对赌协议。

华谊出资2.52亿,买下了他公司70%的股份,要求他接下来5年每年创造净利润3000万以上。

张国立又是当导演,又是当演员,又是当主持人,忙得不可开交。

后来他也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很后悔:“我的日子非常苦”。

可有的导演就是与资本同流合污。

冯小刚在2015年签订了一份诡异的对赌协议。

他成立的公司欠债5000万,却被华谊用10.5亿买走了70%的股份,华谊要求冯小刚接下来5年赚6.75亿。

付出10.4亿,要求回报6.75亿,即使冯小刚啥也不干,也能白赚近4个亿,这就是典型的左手倒右手,而华谊的股价也相应有了一定的起伏。

大导演们吃肉,小导演们只能喝点汤了。

前几天导演沈居辉以拍摄艺术片为幌子,诱骗女演员拍摄“不雅影片”牟利上百万被抓。

沈居辉在圈子里是排不上号的导演,都能为了钱如此为所欲为,可见整个圈子从上到下有多么超出大众想象。

抄袭,突破伦理道德底线,歪门邪道一个接一个

导演们完成了色与利的追求,接下来就是求一个名了。

按理说导演要出名,只需要作品说话,可许多导演才华不够,就拿歪门邪道来凑。

有的导演靠抄袭。

比如我们熟悉的《小时代》导演抄袭起家,20年不肯道歉,跑去综艺节目做导师,遇上行业整顿,他才灰溜溜地出来道歉。

有的导演不惜走黑红路线。

比如《追梦演艺圈》的导演毕志飞,拍出豆瓣2.2分电影,却毫不自知,到处参加综艺宣传自己的高深理论,反而出了名。

有的导演为了自认为的“艺术”,突破伦理道德底线。

比如1993年,导演姚守岗拍摄电影《犬王》时,为了追求所谓的真实,将军犬活活炸死,多年后他回忆起来还面带微笑,让人愤慨。

有的导演靠卖惨。

当年制片人方励为了《百鸟朝凤》下跪震惊全国,许多人开始效仿,比如前段时间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,口碑不错,但导演宋灏霖宣传的吃相有些难看,在直播间里不停卖惨,说到伤心处竟然热泪盈眶,这种方式起到了反作用,最后电影也只能黯然下线。

总之,总结了这么多,概括起来就三个字:色、钱、名。

其实任何行业都会被这三样东西腐蚀。

但导演作为影视圈的金字塔,得到的资源更多,接触的人群更杂,成名的机会也更快。

这也使得大批导演在塌方的路上前赴后继,他们被欲望吞噬后做的丑事或许比他们的作品更加值得我们回味。

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一粒鸡

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2017 世爵用户登录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